★帶您逐步看懂真愛聯盟之課綱修正建議書★

by 台灣真相聯盟

(歡迎任意轉載本文章)



【目錄】

致各位家長的一封信
致教育部的一封信
真愛聯盟之課綱修正建議書
終極解密★帶您逐一破解真愛聯盟網站上的所有謊言!



【致 各位家長】

請您理性的衡量一下您的利弊得失。

相信各位家長心中最大的惶恐,莫過來自於真愛聯盟對你們的恐嚇:如果您的小孩本來是異性戀,上了課、聽了各種性傾向的定義解釋之後就變成了同志。請簡單動動您的腦筋您就會瞭解到,這樣的說法根本是荒謬至極,根據這樣的邏輯:「教孩子認識異性,孩子就都會變成異性」、「我們尊重總統,但小孩不必太早認識總統」、「太早學習認識恐龍,小孩可能變成恐龍」…。此外,我們再舉幾個事實來佐證性傾向幾乎不可能在後天進行改變:

1.有一份由包括美國小兒科學會、心理學會、輔導學會、教師聯合會…等13個主流團體編寫,從1998年就廣為發給美國各中小學的指導文件,叫做『關於青少年與性傾向的事實』。該文件清楚的強調,幾乎所有嘗試改變性傾向的嘗試都是無效且不必要的,而且反而很可能造成當事人極大的傷害與後遺症。這份由超過48萬名心理健康相關領域專家,所簽署背書的文件,絕對比真愛聯盟所引用的另一個由大約200名美國基督教小兒科醫師所組成,稱為ACP的組織,所說的話來得有公信力得多。

2.實施同志教育的並不是只有台灣,許多實施同志教育的先進國家,像挪威、瑞典、芬蘭、荷蘭等等,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有類似的問題,有些國家甚至從幼稚園就開始教了。

3.請參考下面兩段影片:


走出埃及是一個宣稱同性戀可以被"治療"與改變的跨國基督教組織,亦是此次真愛聯盟的成員之一。然而最早於歐洲成立的走出埃及組織早已承認錯誤並解散,這段影片乃是三位走出埃及的創始會員及早期重要領導幹部,07年6/27於美國洛杉磯發表正式道歉。他們在演說中承認,他們從來沒有辦法成功的改變任何人的性傾向

1970年代初期,一個五歲的小男孩Kirk Murphy因為其陰柔氣質,被父母送去洛加大參加一項為期十個月的改造計畫,執行治療計畫的醫生George Rekers後來宣稱改造成功,並據以證明同性戀可以被矯治,但這個小男孩長大後卻一直無法面對自己同志的身分,並在2003年自殺身亡,享年38歲。他的家人指控當年負責治療他的醫­生導致了他的自殺。

也就是說,如果您發現您的小孩是同志,那他99.99%本來就是同志!

相較於這個機會微乎其微的弊(如果真的有任何這種機會,且您把它視為弊的話),請注意,您的小孩本來就大約有10%的機會可能是同志。

如果不巧您的小孩真的是同志,而您今天不讓同志教育落實的話,您的小孩將很可能有一個無助、被排擠霸凌、不被瞭解的悲慘童年!

相信您會瞭解實施同志教育(認識多元的性取向後,進而瞭解自己的性取向、尊重個人與他人的性取向),對您自身的利益而言,絕對是利遠大於弊的。

最後,我們瞭解大部分的家長認為同志教育基本上是好的,或許沒有真愛聯盟講的這麼誇張,但教材有一些小地方需要修正。但是請您想想,當您參與了真愛聯盟的連署,您真的有實際去參與教材的修訂嗎?您只是把這項權力讓給推動真愛聯盟的宗教人士,而這些參與修訂的人也的確幾乎都是基督教人士,他們的目的是要完全消滅認識同志教育,以達成他們的教義。這,真的是您所要的嗎?



【致 教育部】

真愛聯盟在連署訴求開頭就宣稱『我們尊重且不歧視個人之性別傾向』,但任何人仔細看就知道這個教綱修訂建議通篇都是以『同志是不好、不健康、錯誤的』的預設立場寫出來的。如果在國中小教導性傾向相關資訊真是個問題,那為何現行教材中充斥的異性戀資訊從來就不是問題??

如果真愛聯盟此等邏輯真的成立,那麼我們要求:
  • 未來所有與異性戀性傾向有關的教材也該全部撤出,例如與『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相關及衍伸的資訊,以免產生誤導與混淆,並產生在國中小提早選擇異性性伴侶的不適齡問題!

  • 所有被發現為異性戀傾向的學生,亦須單獨隔離進行『異性戀教育』與『尊重同志教育』!


致 家長老師 性別平等教育課綱修正建議書-摘要版
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課程綱要修正建議書─摘要說明版
(詳細全文請至官方網站下載 http://tulv.tw )

原本是國中小教材內容的問題,為什麼後來會先由教育部修改性別平等議題課程綱要?
  教育部教材的編寫,照道理應該是要依據課程綱要中所展現的內涵、範圍與目標來寫。因此,當教材發生問題時,我們必須先回頭看看課綱是怎麼訂的。而我們仔細檢視時,才發現課綱中出現幾個重要概念的定義含混不清或能力指標不適合年齡…等重大問題。這些問題的存在會使得性別平等教育的實施產生極大的爭議,反而帶來社會的混亂與學生家長的困擾。因此若要解決教材內容不適當的問題,必須先針對課綱的問題提出修訂建議。在說明問題之前,須要先澄清一些重要名詞的意義如下:

性別: 是指男性/女性之別,或又稱生理性別。是法律與社會文化所接受的定義。

貴團體的修正建議書在一開始的定義就完全錯了。在性別平等教育中,性別指的不單是生理性別,乃是對於生理性別、心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傾向…等諸多概念之通稱。如果性別平等教育的『性別』指的僅是生理性別的男女,教育部就不會於民國93年將兩性平等一詞進一步立法為性別平等教育法。

→ 資源手冊或教綱有時候把生理性別以性別簡稱,乃是沿用傳統對於性別這個字的定義。如果貴團體因此看不懂在前後文脈絡下該辭究竟代表哪個意思,也許教育部可以考慮為貴團體在有需要的地方補上『生理』兩字。

→ 性別平等教育法也是法律!因此並非所有的法律都把性別定義成單純的生理性別。過去某些法律將性別一詞過份狹隘的等同於生理性別,是因為當時性別科學的發展尚未如今日一樣成熟,所以理應將其重新審視與修訂(尤其性平法是新法,本身又是與性別直接相關,當然就不可能再去用過去那些粗糙、不夠精確的說法);而您所謂的『社會文化』,如果指的是年紀較大的人對於性別一詞的認知,亦是因為同樣的理由。貴團體不該如此倒因為果來阻止社會的進步。
性取向: 是指在選擇性伴侶時的取向,例如:男性選擇男性作為性對象,就是同性戀。若男性選擇女性作為性對象,就是異性戀。當然也有雙性戀。

性傾向指的不僅是選擇『性伴侶』時的取向!性傾向指的是選擇『戀愛對象』時的取向(不然為什麼要叫同性/異性/雙性『戀』),而性當然可能會是其中一部份。事實上大部分的人在戀愛過程中不需要進展到性行為的階段,甚至根本不需要開始談戀愛,就已經對於自己的性傾向很清楚。請不要一開始就惡意把性傾向窄化為選擇『性伴侶』的取向,然後才在課綱修訂建議裡面說:
  • 按照補充說明對於性取向之定義(性取向是指在選擇性伴侶時的取向),對國中生來說,生理與情感發展都尚在形塑中,不適宜期待學生於此階段對於性伴侶做抉擇。(P13)

  • 刪除與「性取向」相關之能力指標:國中小學同性生理尚在發展中。而且依據法令,國中小學童還沒有「選擇性伴侶的權力」。(P48)
請不要剝奪國中小學生談戀愛與認識自己的權力!而且依照貴團體的邏輯,我們是不是也該全面禁止教導任何與異性戀有關的性取向資訊?!
性別特質: (或性別氣質)就是一個人的行為或性情表現與一般社會大眾對其「性別」的傳統印象不一定是相同的,例如:男性表現娘娘腔的特質,或女性表現陽剛的氣質或中性外表等。但是性別特質的表現與傳統不同,不一定就就表示他/她的「性取向」是同性戀或異性戀。事實上,許多的同性戀者從外表或氣質是看不出來的。
所以我們認為,「多元的性別特質」的確是存在的,也應該積極地在教育與成長環境中給予適當的保護與尊重。但是我們也強調,「性別」就只有男/女二元的分別,並沒有所謂的多元性別。同性戀(男性愛男性、女性愛女性)、異性戀(男性愛女性、女性愛男性),還是在男/女二元之中,而是個人的「性取向」不同,選擇性伴侶時的對象性別不同而已。

→ 性別平等教育的『性別』指的不僅是生理性別,這我們在上面已經說過了。而且,就算是生理性別,也不僅是男/女二元的。請問貴團體怎麼解釋雙性人的存在?

→ 生理性別、心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傾向…是意義很不一樣的性別概念,為何貴團體一直很想把一切都簡化收編到生理性別(貴團體所謂之男/女二元)之下?這實在一點道理都沒有。

以下是我們看到課綱的重要問題摘要:
一、 對「性別」定義含混不清:「性別」與「性取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但課綱中卻常將兩者混為一談,有時「性別」指男女之別,有時又變成「性取向」同性戀/異性戀之別,而且對於社會主流之異性戀充滿了敵意。因著與性別相關之主要概念定義含混不清(例如,性別、性別認同、性取向、性傾向、性別弱勢、多元、多元的性別特質、多元家庭型態等),造成課綱從「能力指標」、「補充說明」到教材之間概念不一致,因此造成課綱及教材編寫者各自表述,導致「性別」多處變成同志運動者所定義的「性取向之別(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性別」平等教育的內容似乎變成了推動「同志」的教育。

→ 貴團體完全搞錯性別平等教育的『性別』一詞定義,如上。

性別平等教育完全沒有要對任何性傾向的人充滿敵意,中小學實施同志教育亦非要打壓或否定相對多數的異性戀價值。性別平等教育的目的是要消瀰各種對性別的歧視,促進性別的實質平等。

→ 還是貴團體認為『歧視同志就是我天生的人權,只要不讓我歧視同志就是充滿敵意、抹煞多元、不尊重我的價值觀?』(貴團體於多處使用類似邏輯)。請貴團體瞭解:
  • 歧視他人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從來就不是一個基本人權!甚至是違法的。請不要濫用人權一詞!

  • 而多元之所以能夠存在,正是因為那些崇拜一元、不容許多元存在的人,能夠開始尊重多元。

  • 教導學生尊重他人絕非是一種不尊重
請不要提出一堆詭辯與謬論來誤導社會大眾。

→ 倒是在貴團體的文宣與課綱修訂建議書中,處處可見對於同志或同志運動的敵意與歧視,認定為不好/不健康/不正常的。

→ 貴團體很喜歡將自己不能接受的觀點全部歸類為『同志運動推動者的觀點』,然後再來說這樣的觀點偏頗、未形成社會共識、不尊重異性戀。事實上,資源手冊中的許多內容皆是當代性別科學的研究結果,研究者本身也不見得是同志。更何況,這些基於科學的研究成果,比貴宗教團體依據幾千年前的古人寫的少數文字來得有依據多了。而且,相較之下,尊重人權、尊重同志,才是世界的潮流,多數人接受的信念。
二、 「性取向」與「性別特質」的混淆─例如:教材中所引用的國中小性別霸凌案例(如譏笑其他學生娘娘腔、男人婆、死gay等),其實是屬於「性別特質」的霸凌,而不是針對孩子的性取向而來。在國小、國中的孩子,要解決霸凌的問題,國中小階段應該是去教導孩子認識並尊重各種「性別特質」的差異,而不是去教認識各種「性取向」或瞭解自己的「性取向」。

→ 『死gay』不是針對他人性取向的攻擊??不會覺得凹太大太牽強嗎?貴團體對許多中文詞彙頗有獨到見解,或許可以考慮出一本基督教中文字典。

→ 校園中明明就充斥著對少數性取向者的歧視與不友善,為何貴團體要故意忽略、視而不見?
三、 課綱中有些能力指標明顯不適合國中小階段的學童:例如:課綱中國小五、六年級即開始要孩子「認識多元的性取向」(課綱能力指標1-3-3),國中就要孩子「瞭解自己的性取向」(課綱能力指標1-4-3)。在課綱中「性取向」的定義是指「在選擇性伴侶時的取向」。一般而言,此階段的孩子原本就跟同性朋友比較親密,很容易形成同性死黨,這不只是學術理論,也是大多數人的生活經驗。但這樣的親密情感並非就是同性戀。再者,此年齡階段的孩子,大腦前額葉尚未完全成熟,判斷力仍有限,若勉強孩子提前決定自己的性取向( 我是同性戀?異性戀? 或是雙性戀? ),是揠苗助長,極可能導致孩子性別認同與友伴情感的混淆,也會帶來親子之間無謂的張力或衝突,嚴重影響親子關係及孩子身心健康之正常發展。

→ 上面已經提過,性取向指的是選擇『戀愛對象』時的取向!

→ 貴宗教團體所提的『同性密友期』理論,乃是個無學理依據,在國際學界不被採信的斷頭學說

大部分的同性戀/異性戀朋友從國小/國中就開始有同性/異性的愛戀對象才是我們的共同經驗!

→ 請問貴團體:如果孩子認定自己為異性戀,也會『帶來親子之間無謂的張力或衝突,嚴重影響親子關係及孩子身心健康之正常發展』嗎?貴團體分明就是認為異性戀以外的性傾向都是不健康與不正常的。勞駕貴團體把異性戀也擺在一起營造一個平等的假象,真是委屈貴團體了。
四、 課綱中提到「性」與「愛」時,多強調個人權利及自主性,甚少談及責任。課綱中指出「性是人的基本權利」,對於性愛的觀點也多從「性解放」的觀點出發,與其他領域的課綱精神及教導彼此衝突。例如,健康與體育領域之課綱中談到「性」的時候,會兼顧個人權利與社會規範。並且在談到「性與愛」之社會規範時,會讓孩子瞭解到社會規範對他的保護作用,教導學童「認同、遵守或尊重」。相較之下,性別平等之課綱談到「性」,只強調「自主權」,對於道德、社會、文化之規範則採取敵視的態度,告訴孩子不要遵從大眾給的性別標籤(如:男/女),積極鼓勵孩子「突破」現有的社會規範(如:一男一女之婚姻制度等)。其實,我們認為,健康體育領域綜合活動領域社會學習領域的內容,已經將學童所需要學習性與性別的知識、態度,與行為,涵蓋得很完善,不需要疊床架屋,以免性平課程與主要學習領域所傳遞之價值衝突,造成學童及教師教學上的困擾。

→ 貴團體不斷於連署訴求、教綱修訂建議中使用『性解放』之含糊字眼,卻從來無法給予這個字明確定義,令人詫異。對於貴團體老喜歡用這種聳動字眼打迷糊仗,誘騙社會大眾訴諸民粹,只為達成貴團體的宗教目的之行徑,我們在此表達嚴正的抗議!

→ 如果貴團體的性解放指的是濫性,青少年情感教育/性教育並非要『任由孩子做各種情慾嘗試』,反而是培養青少年在這方面成熟負責任的態度

→ 性別平等教育絕非疊床架屋,性別平等教育正是要補足現有課程不足的部分。
五、 性別平等教育重點應該是教「尊重」的態度,而非「內容知識」。涉及同志的議題部分,應該是教導「尊重同志的教育」,而非把孩子當成「同志」來教育。但現有的教材不是將重點放在「尊重」同志的教育,而是「推廣同志」的教育,甚至強力引導孩子接受同志運動者對於性關係、性別、情感、婚姻、家庭的觀點。在教材中多處提到「性別」的部分(如:性別人權等),皆變成灌輸「同志」相關的內容知識或同志人權。教材之所以如此離譜,其最根本的問題就在於課綱未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將「性別」與「性傾向(或性取向)」區分清楚。所以,如果想要根本解決教材問題,就必須先修改課綱,以免將來教材之編纂問題還會層出不窮,甚至違背了性別平等教育之精神。
例如:《認識同志─教學資源手冊》(99頁)中敘述:「『尊重同志教育』及『同志教育』其實在意義上及實施對象上是有些不同的,但強調「同志教育」是因為我們確實無法把同志學生『找』出來做特別課程,只能在現有的教學環境中,明白以同志學生為主體來發展『同志教育』。實施同志教育課程的同時,須進行一般性別平等教育…,也會幫助學生在進行同志教育課程教學時,較得到全面性的吸收。

要教導學生尊重某個族群,有辦法不必先說明這個族群是什麼嗎

→ 還是貴團體認為只要不斷的教空泛的『尊重』概念就夠了?如果真是如此,那為何至今性別以及許多領域仍是這麼薄弱?事實上,這種空泛的尊重概念無論再怎麼談,一定會有很多地方是觸及不到的,因為需要更多的知識來輔助。性別平等教育法就是因應這樣的狀況特別立法出來補強的。

→ 貴團體於課綱修正書P4中提到『針對「同志」教育課程,應該比照特殊教育的模式,針對該特定族群的學童例外實施教學,而不是把所有學生當成潛在的同志,進行集體教學。』更是一絕。首先,同志人口高達10%,有需要這樣做嗎?再來貴團體要怎麼把同志找出來呢?更何況貴團體難道不知道現在特殊教育都已經要走向回歸主流了嗎?貴團體的知識還停留在不知幾零年代的『隔離教育』中,拜託更新一下吧。
結論:

以上只是課綱中容易引發爭議與誤解的一些重要摘要。我們指出這些問題並非是要阻礙性別平等教育的實施或推廣,而是為了要避免誤解或錯誤的延伸。我們相信一個更完整清楚的課綱,才能幫助我們社會以更成熟理性的方式教導我們的下一代如何尊重「多元性別特質」與尊重不同的「性傾向」,並且使得這些多元特色可以在校園與社會中和平相處,並且在目前法律與社會道德標準下保有各自不同的文化價值觀,這樣才更能夠真正落實性別平等的精神。
課程綱要修訂建議書詳細全文(A4-55頁),請至官方網站下載 http://tulv.tw